您的当前位置: > 澳门金沙145.com >

www.145.com【连载小说】西子丽人--西施 第一部 1-33

日期:2017-03-25 16:5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【连载小说】西子丽人--西施 第一部 1-33

因伤势严重,所以西施这两天都待在房间养伤,原有的课程全都停了下来,其余的姑娘可无法闲着,还是相当繁忙。

为了一个未曾谋面的君面,将自己的青春岁月,还有身体,全都献给他了

也无所谓值不得值得,因为这已经成了她们的命运。

郑旦外头走进寝室,盘算休息一会,刚才她们在明心殿学习祭礼,细节繁复而琐碎,但每一个环节都要记明白,可真是折煞人了。

而她回到寝宫,见到仙奴和浅秋、珀儿、荧荧、菲衣几个人在一起,就知道不得清静了。

「郑旦,你也进来休息啦?」仙奴的声音凉飕飕的。

郑旦没有答复,她走到本人专属的梳妆台,拿起骨梳,缓缓的梳着头发,在寝室内,绕着屏风摆着三十个梳妆台,在独特生涯的场所,这是她们私家的一片小小天地。

荧荧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:「仙奴姊姊,你看郑旦姊姊,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。」

「她又何尝把我放在眼里?和她一起过来的西施,她都不放在眼里了,我又算得了什么?」仙奴讥?的道。她平时个性虽直,这尖酸的话,却是很少出口。然而西施的事,让开朗的她不禁得?怒了。

郑旦知道她们在怨她在越后面前,公开西施和范蠡的事,那梳子,梳的更重了。

「就是说嘛!大家都是姊妹,为什么要这样?」荧荧嚷了起来。

「荧荧,好了。」珀儿禁止了她。

「珀儿姊姊,我又没有说错,假如不是郑旦姊姊的话,西施姊姊也不会躺在床上,起不来啊!」

珀儿望着郑旦,她拿着梳子的手愣住了。

「管娘不是说过了吗?这件事,谁也没有错。」

「那是西施姊姊错了吗?」

珀儿一怔,是啊!整件事谁都没有错,王后要端正风气,郑旦不过是直言,那西施和范蠡……两人志同道合,那,到底是谁错了?

见珀儿没有说话,荧荧丝绝不肯放过:「所以?!既然西施姊姊没有错,那就是……」

「怎么样?是我错了吗?」已经忍到极限的郑旦放下梳子,站了起来。

荧荧一惊!她虽然爱讲话,但面对铁青着脸色的郑旦,反而骇然起来,仙奴见状不对,站到荧荧眼前。

「郑旦,你想做什么?」

「不是我想做什么?是你们想做什么?从我进来到现在,你们每个人都在嫌我是不是?」郑旦积压的怒气,爆发出来。

「谁嫌你了?」仙奴皱着眉头。

「你!」郑旦指着她的鼻头。「还有你!」她又指着荧荧。「还有你、你!」现场的人几乎都被她指过。「你们都觉得我做错了是不是?」

「谁说你做错了?」仙奴的声音冰冰凉冷。「你那里有错?你只不过是陈述事实罢了!那里有错?」与她本来的热情有天壤之别。

郑旦瞪着仙奴,她知道仙奴和西施一贯交情好,为西施说话也是畸形的,火气更大了。

「那你们是什么意思?全都在怪我?」

「不怪你怪谁啊?」荧荧口无遮拦,她对郑旦大嘴巴的事相当不满,脱口而出,郑旦相当?怒,扬起右手,就要落了下去!

「你做什么?」

「住手!」

珀儿、浅秋和菲衣连忙上前制止,其他的姑娘见情况不对,纷纷过来禁止,郑旦被阻拦之后,是冷静下来,但那怒火并没有消。

西施……又是西施……

「你们说西施和郑旦那个漂亮啊?」

那是一个早上,她起床起的迟了,急匆忙忙拿着该浣的纱前去溪边,连忙穿过相思林,抵达江边,正准备上前打招呼时,却听到几个在浣纱的姑娘背对着她在讲话。

她和西施……她们会怎么说呢?

「当然是西施姊姊漂亮啊!」苑儿率先喊了起来。

「才不呢!我觉得郑旦姊姊比较漂亮。」一向挺她的聚儿也开口讲话了。

「两个人都很美丽,只是你们不觉得郑旦太骄傲了吗?似乎什么事都要人家听她的,还是西施好些,人又英俊、又温柔,好像什么话都能够跟她说,给人的感觉很舒畅。」另外一个姑娘开口了。

「那郑旦就不让你舒服了吗?」

「怎么说呢?西施不会计较,那郑旦可是会啊!虽然她不会明讲,不过你们还记得吗?之前在说谁的手脚快,没说到她,她就不高兴了。」

「是啊!」旁边的姑娘附和着。

「你们小声点,别被郑旦听到了。」

「怕什么?她又听不到。」

她们不知道又说了什么,然后一阵大笑。

那时候,她就站在她们后面,看着那些姑娘,边浣着纱边批评她,她基本不晓得该不该上前跟她们打召唤。

原来……她在她们的心目中,这么的不值。

她和西施,明明同年同月同日生,为什么就差这么多?为什么她就得被批评?而西施就得被称赞?她不服!

那些话在她的心头发酵,成了她与她之间的芥蒂。

郑旦被其他的姑娘拉开,而荧荧则被仙奴、珀儿等人护走,荧荧见到郑旦发飙,忍不住哭了出来:「仙奴姊姊、珀儿姊姊,她想打我!」

「你!」要不是荧荧激她,她怎么会动怒?

「好了!」珀儿知道荧荧再说下去的话,情况会更糟,有些实话,说了比不说还蹩脚。

郑旦让菲衣拉开,菲衣抚慰着:「郑旦,荧荧年纪小,不懂事,你不要跟她计较。」

郑旦望着为她解围的菲衣,一句话也没有说,冷哼一声,离开了寝宫。

「郑旦!」

荧荧又逮到机会了,她嚷了起来:「珀儿姊姊,你们看看,明明就是郑旦姊姊想打人,还那副态度?」

「你啊!少说一句不行吗?」珀儿忍不住说了重话。

「少说什么话?」荧荧不清楚。

珀儿望着她,叹了口气,在杞宫里,什么事都教了,可就没教怎么做人?

热门推荐
随机推荐
最新文章